Archive - June 2013

1
我的八九六四-二十四週年

我的八九六四-二十四週年

過去四年都會在這個日子寫點字。其實我說不出來是為了什麼,自問沒有尋求別人認同或是呃 like … 或者只是作為一個當年的歷史見證者,想寫點下來留給未知情者的一個見證和知情者的提醒,然後每年變成一個習慣。看回開頭一兩年寫的,真的純粹說當年,也很 simple 很 naive … 而今年,世局變化萬千,我也讀了很多新聞和評論,但想了一整個月,卻依然不懂得如何落筆。

我相信每個人生在這社會,都有他們各自的角色,所行的步伐,所應做的事,和要負的責任。當然很多事是要團結才能成功,但團結的意思也不代表大家只能去做相同的一件事。只要懷著基本的良心,即使大家的意念和想做的事稍有落差,但也不算礙事。

可能是我天真,但自問我在這個題目上是很單純的:悼念,是因為當時發生時,年紀雖小但仍有記憶,在螢幕在報紙上看到的血和悲傷,人命的終結,是真實發生過的;去維園,是相信手上的燭光,夠帶給仍然生活在痛苦中的死難者和家屬的一點安慰和希望;我會寫下來,是因為知道那些比我年輕的,和那些活在 GFW 內的,他們未必知道當年所發生的事﹣而就是因為這年事,令他們至今活在一個充滿謊言,糜爛的國度。

當然,相比純粹年年例行式的悼念,我們應該有更多的事去做,去達到我們叫喊了廿四年的「平反,結束一黨專政」等的願望。但如何推翻共產黨?這有沒有可能?什麼方式?要用多少年多少個世代?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他們自己的觀點,而這些觀點,亦應互相尊重。不過我想知的是,我們當中,有幾多人是有真正行動?而當中有幾多是虛張聲勢?幾多是默默耕耘?幾多是為自己利益?幾多人堅持沒有變臉?幾多人自命聰明只撓著雙手,看著他認為是愚莽的人身先士卒,然後準備在成功那天才出來享受?

個人來說,我近年越來越相信那種自己是屬於世界公民的一種普世價值,而不是狹窄的民族主義。當然我很多都不懂,我依然非常無知天真,所以我相信我們要為這世界所發生的事都要關心;但對六四仍會特別在乎,未必一定純粹因為我是中國人 — 只是因為當年我們見證了歷史,也因為對中華民族的事比地球另一方的人瞭解得更多,所以才有責任去為這件事這些人做得更多。 每件事都有因果,當然在中國近代史上,影響人民修養質素的還是文化大革命;但加速走向今天的功利主義的,廿四年前的六四肯定影響極深。我們既然深知這個因,也能隱約預見這些發展能可能會影響世界更多人和事的果,我們今天是否仍要選擇麻醉自己?

去年六四我第一次踏足維園,我仍記得當廣場的射燈熄滅,手中那燭光更為光亮的那一剎那,是令人激動的。而看著父母帶著年幼的子女出席,細心向他們解釋一切,看著我的眼裡,令人覺得世間還是有希望。更動容的,是在人群散去後,維園還剩下很多年輕人,努力的蹲在地上刮著燭淚;還有不少的,圍在一起在認真地作集會事後討論和分享。有時見某些成年人會對學民思潮這班年輕人冷嘲熱諷,說他們任性,說他們看不通世事,說他們不瞭解成人和政治世界的醜惡。我不會說這些人的話完全無道理,但我只是心痛,明明口說要薪火相傳,怎麼連這些最珍貴的赤子之心都要嘗試扼殺。難道你要他們踏上如很多成年人那眼中只有功利,卻沒有靈魂的後塵,才覺得公平,才覺得這是每個人應過的人生?我畢竟還是相信,能夠真正帶給社會曙光的,還是這批不講利益,無畏無懼的年輕人。你可以不加入或認同他們,但請別阻攔他們。

我們是活在一個紛亂的時代,也是一個資訊發達氾濫,任何人也能表達自己意見的時代。這當然其實是好事,每個人的言論自由應該是與生俱來的權利,而且這也代表我們不像昔日般,所獲得的資訊和新聞,都只能來自那一小撮的傳媒和政府手中。但是,這更應該代表我們在這浩瀚的資訊和不同的意見中,去啟發更多的個人思考;甚至可以說是,人類的思考和文明,是要這樣才能進步。但事實往往是,總有些人會譁眾取寵,卻又會有更多的人放棄自己的思想而去跟隨這些人的理論。

就像每年的母親節父親節情人節之類時很多人都會說,一些事,不一定要等到大時大節才做的,是應該每天都去做的。
或者,在未來的 365 天,我們就嘗試從我們的日常生活和鍵盤之外,找一些時間去為廿四年前那些犧牲了人,他們所相信的理念去做一些事情(當然也可以同時為世界各地正在受迫壓受苦的人去做一些事情)。明年今日,大家就來回顧,這一年來,我們的信念有沒有動搖,我們有著獨立思考的時間有幾多,而我們,究竟為這世界做過了些什麼。

Copyright @2014.  Elkie Ng 青緣 Copyright © 2013. Created by Meks. Powered by WordPress.